搏击

住房信息联网工作阻力大地方官抱成团消极抵

2019-09-19 08:10:3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住房信息联工作阻力大 地方官“抱成团”消极抵抗

根据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的最新 预言 ,由于地方政府和公众并不情愿接受联,受到普遍关注的住房信息联工作阻力不小,至少需要将近两年的时间完成。温州人赵先生,最近正考虑去江西投资他的第三套房。之所以选择江西,就是因为当地和北京的住房信息尚未联,而之前他在北京购买的两套房,也都没以他的名义办理贷款。所以,他并不担心触碰 限购 。此类因为住房信息联不上、联而不通产生的 捷径 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仍将是楼市调控的一块心病。枉费心机大环境 小心计 堵联路拖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,是在 2013博鳌房地产论坛 上回应嘉宾关于房产税质疑时,提出了 两年 说。据其介绍,根据国务院和住建部提出的住房信息联的进度要求,2012年6月30日前应实现40个重点城市的个人住房信息系统与住建部联。目前40个城市的住房信息联工作虽然已经完成,但技术上实现联后,其中的信息联至少还需要两年时间完成。 由此可见,住房信息联的进度并不理想,联工作在实施过程中受到的阻力不小。 贾康直言,住房信息联的技术难度不大,但地方政府和公众并不情愿接受联,要从各个方面做工作,直到让大家接受联是社会发展中不可抗的过程。所以,中间这个过渡的过程需要将近两年时间完成。他提出,住房信息联是对于不动产确权的第一步,是任何政府天经地义的基础工作。每一块不动产都有了清晰的信息记录后,财产的实名制登记、财产的法律保护、财产的流转交易,到这种流转交易制度全程中间的税收制度,才能形成一个联通的链条。 我们要先联起来,然后可能会拖拖拉拉,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 小心计 ,把这些问题破解掉以后,才能畅通无阻。 住建部目前仍保持 缄默 关于全国住房信息联,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的 两年说 ,是迄今为止公众得到的第一个明确的时间信息。相反,作为主管部门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,在个人住房信息联一事上,一直都很少发声,甚至体现出异常 低调 的作风。根据公开资料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曾提出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国40个城市需要完成个人住房信息的联工作,但却始终没有公布城市名单。这些城市之所以被发现,是因为它们按照国务院的要求,出台了落实房地产调控的实施细则。在这些细则里,一些城市不仅把住房信息联工作列为目标,还落实了经费,提出了问责。一直到2013年,副部长齐骥才宣布已完成40个城市的信息联工作,未来该系统或将扩大到500个主要地级市。今年7月,媒体纷纷质疑,全国500个城市个人住房信息联工作未能完成,住建部已经爽约。对此,官方也没有给出任何回应。 这个事情真是很奇怪,究竟联没联,大家都在看着,却一直看不到官方的表态。 房地产业内人士告诉,作为房地产调控,以及未来开征房产税的基础工作,住房信息联事关重大,主管部门不愿意站出来说话,恐怕还是来源于既得利益群体的压力。投资客 5套房收多少税 慌活跃于各一、二线城市的投资客,无疑是专家口中 既得利益群体 的一支重要组成。市民刘女士就是一位有着7年炒房经验的资深投资客。2006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将手头积攒的60万元存款,投资买了一套四环里的小户型。2008年,北京楼市出现第一轮快速上涨,她将这套小户型卖出,每平方米就多挣了6000元,第一次尝到房产投资的高回报率。也是从那时起,刘女士便一头扎进 炒房客 的人群,低点入手,高点卖出。2010年,北京执行 限购 政策后,她曾短暂停止了 炒房 ,观望了半年多。可到了2011年,看见调控见效,房价开始下行,她又忍不住重操旧业。 我被限购了,不是还有家人么。 这一次,她以女儿的购房指标,在北五环买了一套两居。随后不久,又在城区投资了一个高端楼盘。 北京房价从来没有跌过,而且未来也不会跌。 对于楼市的看好,是支撑刘女士不停炒房的原因。买了卖,卖了再买,如今,加上自住的房子,她手里已经有5套房。媒体不断报道的住房信息联和房产税 扩围 ,就是她的隐忧。发出一个指令,某人在全国各地的房产记录都会呈现,那便避无可避。 虽然大伙都说北京今年不会实行房产税,可照此下去,总有一天是要收的。我手里的5套房,可得交一笔重税。 她坦率地告诉,如果真让她选择,她肯定对住房信息联投 反对票 。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就曾表示,要去统计高收入人群的财富有多少、资产有多少,是非常困难的,很难得到一个准确的数据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财产,也不愿意成为未来征税的目标。地方官 抱成团 消极抵抗怕而反对态度比投资客更为坚决的,还有一部分地方官员,也就是贾康口中的 地方政府 。一位三线城市的房地产业内人士告诉,在中国的三、四线城市,纯炒房客其实并不多,反而是部分地方官员,名下拥有多套房产, 一个局长有3套房并不罕见 。他们对于住房信息联,表面上是持观望态度,因为相信法不责众,自己绝不是最担心住房信息公开的人,但心里是不赞成的。 当这样想的人不是一个、两个时,对信息联的消极抵抗甚至反对,也就抱成了团。 一些对推进个人住房信息联有决定权的人可能并不想实现联,或者不想在当前这个阶段实现联。 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表示,房地产行业,一直是许多地方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。部分地方官员担心,住房信息全国联后,会对地方GDP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。特别是神木、鄂尔多斯等靠着房地产业发展起来的城市,当地不少身家千万的富豪都是依靠着房地产发家致富。一旦住房信息全国联后,可能造成当地房地产的泡沫化,甚至是地方经济体系的半解体。而另一方面,对自己的全部房产 暴露 在阳光下,一些官员也有担心。联进度个人住房信息联工程发端于2010年,与房地产调控紧密相关。当年4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》,首次提出加快建设个人住房信息系统。2011年1月,伴随房地产的高烧不退,国务院再次提出,加快个人住房信息系统建设,逐步完善房地产统计基础数据。之后,住建部和各地相关部门,在落实房地产调控各项实施细则的同时,加紧了住房信息联的工作。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当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国有40个城市需要完成个人住房信息的联工作。2013年3月,据媒体报道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在两会上证实,40个城市的个人住房信息联已经完成,6月底将有500个城市实现个人住房信息联。织难点老公房数据难补齐从推行的现实情况来看,房屋信息录入一直是联的难点所在。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分析,多年来,我国一直没有能建立起一套有关个人住房完整的数据库,2011年启动的住房信息联,从一定程度上,是在弥补多年的欠账。由于过去不太重视这项工作,各地的个人住房信息基础数据都很不完整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虽然完成这个数据库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高的技术难度,但需要足够的时间和人力。对很多城市来说,这个工作可能数年都难以完成。以北京为例, 国五条 细则落地后,购房人才发现,由于北京2006年之后才开始推进住房交易签,此前的房屋数据尚未电子化。尤其是一些老公房,由于建成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根本已无数据可考,所以按照差额的20%征收个税,也只能变通为按交易额的1%征收个税。 我国的房地产市场很复杂,住房类型很多,产权状况多样,很多住房一直都没有纳入到系统内。 陈国强说,即使在北京,现有的个人住房信息系统也没能覆盖所有的房源。这就意味着,可能仅有一墙之隔,但一边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数据库中,而另一边的住房则一直游离在官方的数据库外。而北京的个人住房信息数据工作,在全国属于做得较好的。胡景晖则提出,住房信息联后数据库的安全、查询权的开放,这些都是需要现实解决的问题。 究竟谁能查别人的住房信息?如何保护隐私?老百姓会有担心。 楼市猜想房屋抛售还有多远几日前,中国城乡一体化建设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建坤在媒体上表示,近一个月来,180平方米以上的大户型出现罕有的抛售,有些从未有过交易的豪华小区内,整幢别墅在密集抛售,且有加速抛售的趋势。 近期集中抛售大户型房产的业主,并非对北京市乃至对国家宏观经济失去信心,而是强烈担心中央将在近期强制推行房地产新政,其中包含房产税、个税、遗产税等有力措施。 大户型的居住者大致分为富翁、为官者两类人。前者怕调控新政,后者则在极力规避反腐。 此番言论一出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随后,多家中介机构即表示,并未出现大户型抛售潮。昨日,在豪宅集中的顺义中央别墅区,经纪人史先生也向表示,不计成本的抛售,目前在别墅区并未出现,但确有个别着急卖房的业主,愿意比市场价便宜100万元到200万元出售手中房产。 房产税的事,他们也在观望,可在 狼 真的来之前,谁也不愿意轻易抛售。也许有一天,房产税真变成箭在弦上,普通人 抄底 的机会就来了。 根据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的最新 预言 ,由于地方政府和公众并不情愿接受联,受到普遍关注的住房信息联工作阻力不小,至少需要将近两年的时间完成。温州人赵先生,最近正考虑去江西投资他的第三套房。之所以选择江西,就是因为当地和北京的住房信息尚未联,而之前他在北京购买的两套房,也都没以他的名义办理贷款。所以,他并不担心触碰 限购 。此类因为住房信息联不上、联而不通产生的 捷径 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仍将是楼市调控的一块心病。枉费心机大环境 小心计 堵联路拖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,是在 2013博鳌房地产论坛 上回应嘉宾关于房产税质疑时,提出了 两年 说。据其介绍,根据国务院和住建部提出的住房信息联的进度要求,2012年6月30日前应实现40个重点城市的个人住房信息系统与住建部联。目前40个城市的住房信息联工作虽然已经完成,但技术上实现联后,其中的信息联至少还需要两年时间完成。 由此可见,住房信息联的进度并不理想,联工作在实施过程中受到的阻力不小。 贾康直言,住房信息联的技术难度不大,但地方政府和公众并不情愿接受联,要从各个方面做工作,直到让大家接受联是社会发展中不可抗的过程。所以,中间这个过渡的过程需要将近两年时间完成。他提出,住房信息联是对于不动产确权的第一步,是任何政府天经地义的基础工作。每一块不动产都有了清晰的信息记录后,财产的实名制登记、财产的法律保护、财产的流转交易,到这种流转交易制度全程中间的税收制度,才能形成一个联通的链条。 我们要先联起来,然后可能会拖拖拉拉,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 小心计 ,把这些问题破解掉以后,才能畅通无阻。 住建部目前仍保持 缄默 关于全国住房信息联,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的 两年说 ,是迄今为止公众得到的第一个明确的时间信息。相反,作为主管部门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,在个人住房信息联一事上,一直都很少发声,甚至体现出异常 低调 的作风。根据公开资料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曾提出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国40个城市需要完成个人住房信息的联工作,但却始终没有公布城市名单。这些城市之所以被发现,是因为它们按照国务院的要求,出台了落实房地产调控的实施细则。在这些细则里,一些城市不仅把住房信息联工作列为目标,还落实了经费,提出了问责。一直到2013年,副部长齐骥才宣布已完成40个城市的信息联工作,未来该系统或将扩大到500个主要地级市。今年7月,媒体纷纷质疑,全国500个城市个人住房信息联工作未能完成,住建部已经爽约。对此,官方也没有给出任何回应。 这个事情真是很奇怪,究竟联没联,大家都在看着,却一直看不到官方的表态。 房地产业内人士告诉,作为房地产调控,以及未来开征房产税的基础工作,住房信息联事关重大,主管部门不愿意站出来说话,恐怕还是来源于既得利益群体的压力。投资客 5套房收多少税 慌活跃于各一、二线城市的投资客,无疑是专家口中 既得利益群体 的一支重要组成。市民刘女士就是一位有着7年炒房经验的资深投资客。2006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将手头积攒的60万元存款,投资买了一套四环里的小户型。2008年,北京楼市出现第一轮快速上涨,她将这套小户型卖出,每平方米就多挣了6000元,第一次尝到房产投资的高回报率。也是从那时起,刘女士便一头扎进 炒房客 的人群,低点入手,高点卖出。2010年,北京执行 限购 政策后,她曾短暂停止了 炒房 ,观望了半年多。可到了2011年,看见调控见效,房价开始下行,她又忍不住重操旧业。 我被限购了,不是还有家人么。 这一次,她以女儿的购房指标,在北五环买了一套两居。随后不久,又在城区投资了一个高端楼盘。 北京房价从来没有跌过,而且未来也不会跌。 对于楼市的看好,是支撑刘女士不停炒房的原因。买了卖,卖了再买,如今,加上自住的房子,她手里已经有5套房。媒体不断报道的住房信息联和房产税 扩围 ,就是她的隐忧。发出一个指令,某人在全国各地的房产记录都会呈现,那便避无可避。 虽然大伙都说北京今年不会实行房产税,可照此下去,总有一天是要收的。我手里的5套房,可得交一笔重税。 她坦率地告诉,如果真让她选择,她肯定对住房信息联投 反对票 。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就曾表示,要去统计高收入人群的财富有多少、资产有多少,是非常困难的,很难得到一个准确的数据。高收入的人群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财产,也不愿意成为未来征税的目标。地方官 抱成团 消极抵抗怕而反对态度比投资客更为坚决的,还有一部分地方官员,也就是贾康口中的 地方政府 。一位三线城市的房地产业内人士告诉,在中国的三、四线城市,纯炒房客其实并不多,反而是部分地方官员,名下拥有多套房产, 一个局长有3套房并不罕见 。他们对于住房信息联,表面上是持观望态度,因为相信法不责众,自己绝不是最担心住房信息公开的人,但心里是不赞成的。 当这样想的人不是一个、两个时,对信息联的消极抵抗甚至反对,也就抱成了团。 一些对推进个人住房信息联有决定权的人可能并不想实现联,或者不想在当前这个阶段实现联。 伟业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表示,房地产行业,一直是许多地方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。部分地方官员担心,住房信息全国联后,会对地方GDP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。特别是神木、鄂尔多斯等靠着房地产业发展起来的城市,当地不少身家千万的富豪都是依靠着房地产发家致富。一旦住房信息全国联后,可能造成当地房地产的泡沫化,甚至是地方经济体系的半解体。而另一方面,对自己的全部房产 暴露 在阳光下,一些官员也有担心。联进度个人住房信息联工程发端于2010年,与房地产调控紧密相关。当年4月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》,首次提出加快建设个人住房信息系统。2011年1月,伴随房地产的高烧不退,国务院再次提出,加快个人住房信息系统建设,逐步完善房地产统计基础数据。之后,住建部和各地相关部门,在落实房地产调控各项实施细则的同时,加紧了住房信息联的工作。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当年的要求,到2011年年底,全国有40个城市需要完成个人住房信息的联工作。2013年3月,据媒体报道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齐骥在两会上证实,40个城市的个人住房信息联已经完成,6月底将有500个城市实现个人住房信息联。织难点老公房数据难补齐从推行的现实情况来看,房屋信息录入一直是联的难点所在。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分析,多年来,我国一直没有能建立起一套有关个人住房完整的数据库,2011年启动的住房信息联,从一定程度上,是在弥补多年的欠账。由于过去不太重视这项工作,各地的个人住房信息基础数据都很不完整,有些城市甚至很差。虽然完成这个数据库的建立并不需要太高的技术难度,但需要足够的时间和人力。对很多城市来说,这个工作可能数年都难以完成。以北京为例, 国五条 细则落地后,购房人才发现,由于北京2006年之后才开始推进住房交易签,此前的房屋数据尚未电子化。尤其是一些老公房,由于建成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,根本已无数据可考,所以按照差额的20%征收个税,也只能变通为按交易额的1%征收个税。 我国的房地产市场很复杂,住房类型很多,产权状况多样,很多住房一直都没有纳入到系统内。 陈国强说,即使在北京,现有的个人住房信息系统也没能覆盖所有的房源。这就意味着,可能仅有一墙之隔,但一边的住房就存在于官方的数据库中,而另一边的住房则一直游离在官方的数据库外。而北京的个人住房信息数据工作,在全国属于做得较好的。胡景晖则提出,住房信息联后数据库的安全、查询权的开放,这些都是需要现实解决的问题。 究竟谁能查别人的住房信息?如何保护隐私?老百姓会有担心。 楼市猜想房屋抛售还有多远几日前,中国城乡一体化建设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建坤在媒体上表示,近一个月来,180平方米以上的大户型出现罕有的抛售,有些从未有过交易的豪华小区内,整幢别墅在密集抛售,且有加速抛售的趋势。 近期集中抛售大户型房产的业主,并非对北京市乃至对国家宏观经济失去信心,而是强烈担心中央将在近期强制推行房地产新政,其中包含房产税、个税、遗产税等有力措施。 大户型的居住者大致分为富翁、为官者两类人。前者怕调控新政,后者则在极力规避反腐。 此番言论一出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随后,多家中介机构即表示,并未出现大户型抛售潮。昨日,在豪宅集中的顺义中央别墅区,经纪人史先生也向表示,不计成本的抛售,目前在别墅区并未出现,但确有个别着急卖房的业主,愿意比市场价便宜100万元到200万元出售手中房产。 房产税的事,他们也在观望,可在 狼 真的来之前,谁也不愿意轻易抛售。也许有一天,房产税真变成箭在弦上,普通人 抄底 的机会就来了。

微店怎样开通
微商城怎么做
小程序定制开发
分享到: